引言

近日,复旦大学空间规划研究中心、上海空间规划设计研究所、城乡规划杂志联合举办了从蓝图到实践——新时代土地空间规划治理创新升级(点击标题,了解概况)研讨会,通过分析土地空间规划、智慧城市建设、可持续生态发展的优秀案例,探讨土地空间规划治理的思路和方法。来自中国7个地区和16个省市的在线学术交流活动得到了积极的参与。

研讨会参与者:沈阳规划设计研究院(邵军师师) 畅琪 程铭)

目前,土地空间规划正处于规划的关键时期,建立区域要素分类体系是土地空间规划的基础,以往土地规划、林业、水利、环境保护部门主导土地分类,相互重叠,特别是生态建设与耕地保护的矛盾。

本文以沈阳市为例,探讨了如何科学合理地安排全区各种土地资源要素,构建山、水、林、田、湖、草的综合治理体系[1]。

一、分析生态要素现状

1、地形地貌

沈阳地区以平原为主,地势平坦,平均海拨50m位于辽东山区与下辽河平原过渡区,地貌形态由东北低山丘陵区向山前波倾斜平原区过渡,中西部为广阔平坦的下辽河平原,地形由东向西缓慢倾斜。

2、水资源

沈阳市境内流域面积500km2以上河流有98条,其中省管大型河流有辽河、浑河、柳河、绕阳河4条,市管中型河流有蒲河、秀水河、北沙河、养息牧河4 条。国内现有水库322 座,总库容6.86亿m3.省管大型水库1座,县管中小型水库31座。

3、湿地资源

根据沈阳湿地二调数据,沈阳湿地总面积约8.6万公顷,占全球6万公顷.6%。主要分布在河流湿地,主要分布在辽河干流和蒲河流域,主要分布在新民市和辽中区,其次是康平县和法库县。

4、林地资源

根据林地变更调查数据,沈阳现有森林保有量为250.森林覆盖率51万亩,12万亩.99%。它属于温带落叶阔叶林地带,原森林茂密,但由于原植被已被破坏,现有植被属于次生群落。

二、存在问题

1.生态要素的统计口径和标准不同

目前,沈阳湿地二次调整数据、林地变更数据等生态要素的概念类别与《土地空间调查、规划、土地利用控制分类指南(试行)》(以下简称《指南》)的概念类别不一致,给编制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例如,湿地二调湿地的范围是根据原国家林业局《湿地保护管理条例》(第48号令)的定义,包括沼泽湿地、湖泊湿地、河流湿地、滨海湿地等自然湿地,以及人工湿地,如野生动物栖息地或野生植物原产地。

《指南》中湿地的定义不包括河流、湖泊、滨海等水面;林地的概念是根据林地分类进行的(LY/T 1812-2009)规定:用于林地生态建设和生产经营的土地和热带或亚热带潮间带的红树林地,包括0的抑郁.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规划的2以上乔木林、竹林、灌木林、疏林、采伐、火灾痕迹、苗圃、森林经营单位辅助生产用地、宜林地 。

《指南》不包括生长林木的湿地、城乡绿化林用地、铁路、公路征地范围内的林木、河流、沟渠的堤防林用地。因此,在编制土地空间规划的过程中,需要根据《指南》的概念剥离生态要素。

2.生态建设需求与耕地保护矛盾突出

基于GIS该技术基于三调数据叠加分析了当前的生态元素,发现当前的生态元素空间与实际的土地类别严重不一致。例如,目前在册林地与耕地和永久基本农田之间存在严重的空间冲突,河堤内也存在许多耕地,特别是河流封闭区。

对于这些矛盾,特别是河流封闭区生态退耕耕地,根据生态建设的需要,在国家层面发布明确意见之前,需要妥善协调处理生态建设需求与耕地保护的关系。

三、 实践探索

1、明确原则

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以问题为导向,协调生态建设和发展需要,充分考虑自然地理特征、资源环境禀赋、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尊重自然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根据当地情况采取措施,科学协调各种土地资源要素的空间布局[2]。

2、摸清底数

找出基础是科学决策和准确政策的主要环节。科学研究和判断土地空间资源要素的利用已成为建立科学合理的土地空间规划体系的基础。

本文基于沈阳市三次国土调查数据GIS技术对河流、湿地、林地数据和三调数据进行空间叠加分析,结合高清遥感图像分析和实际探,结合高清遥感图像分析和实际探索,重新调查差异图斑,找出实际现状。

3、梳理矛盾

在摸清基础的基础上,系统分析研究了各种生态要素的空间布局。河流、湿地、林地等生态要素确实与现状耕地、建设用地等地相互交叉,如林地变更调查数据、河堤耕地、林地、建设用地等,数量不小。如何科学合理地确定这些地区的规划用地,是协调全球各种土地资源要素的关键[3]。

4、统筹安排

(1)水资源要素

纳入规划湿地管理。纳入规划湿地管理。

(2)林地要素

根据《指南》对林地的定义,以三调林地数据为基础,参照沈阳市退耕还林数据、近年来造林绿化情况,

①规划林地纳入三调误林地;

②未按林地调查纳入规划林地的,已实施造林但未长大;

③采伐、火烧等未造林的林地变更数据纳入规划林地;

④从生态环境安全的角度来看,参照沈阳双重评价结果,考虑未来植树造林改善环境,并将这部分数据纳入规划林地;

⑤林区破碎耕地,从集中成片的角度考虑生态退耕,纳入林地管理;

(3)耕地要素

对于耕地要素,以三调数据为基础,基于生态优先的角度,结合我市双评价成果,将生态敏感脆落区内的耕地,如河堤内的耕地,尤其是河流封育范围内的耕地,风沙灾害、水土流失严重的地区内耕地,考虑未来以生态修复为主,逐步实现退耕。

四、结语

目前,虽然《市土地空间总体规划指南(试行)》等技术规范已经公布,但市县土地空间规划的具体准备方法还不够明确,特别是如何科学合理地解决生态要素、生态要素与耕地等农业资源之间的矛盾,仍处于探索阶段,本文结合沈阳实践,分析研究了市县土地空间规划生态要素协调中存在的问题,初步研究和探索了生态元素的基数确定、数据梳理和统筹安排的实现路径。

参考文献

[1]傅扬军,师学义,和娟. 以山西省汾河上游为例,编制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控制规划—[J].2019年(11)中国土地:34-36.

[2] 孙毅.资源区绿色转型的理论与实践研究[D].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12:1-193

[3]王鹏、李智勇、李琴. 中国规划体系在生态视角下的演变特征及其驱动机制[J].2019年33(1)世界林业研究:54-59.

关注微信官方账号【上海空间规划】,了解更多关于城市建设和土地空间规划的最新观点。

猜你喜欢:

石家庄开天测绘有限公司申请测绘资质主要信息公开表(试行)

关于伊川县阔达建筑规划测绘有限公司等3家单位测绘资质变更审查结果的公示

2019年测绘企业资质申请出现小高峰的原因有哪些?